就是喜欢桃子但是不知道怎么起名字

没的可说

【忘羡】手忙脚乱的第一次

沙:

- 大学生,刚交往,8k 车


- 想不到标题干脆就破题。 除了车以外没有剧情,但算是很有剧情的车(吧?)


- 写作动机:好像文手生涯得有一篇从头到尾没哭点的小甜饼




本来以为下礼拜才发,竟然一不小心写完了,那就发出来祝大家连假愉快吧




--




令人食不知味的周三中午。




资工系一年级必修课排得很满,这门必修课得从第三节一口气上到下午一点,虽然教授放任学生一边啃便当一边听课,但这课太硬,台下的人往往听得五感失调,浑然不知自己嘴里咬的到底是什么。




魏无羡和其他人一样心不在焉地扒着饭,目光却完全没跟其他人一样落在满黑板密密麻麻的代数上。他一手拿筷子来回拨着食物,另一手将手机握在课桌下,时不时就瞄上一眼。




手机荧幕始终停在简讯视窗,上面没几句话:




8:54 蓝朋友湛湛


“民法教授临时请假。”




8:55 我


“真的?那你下午就没课了?”




8:56 蓝朋友湛湛


“嗯。”




9:00 我


“那你陪我吧!我上完@节就有空了!”




9:00 蓝朋友湛湛


“好。”




就这么几句便搔得魏无羡心痒难耐,像天际厚厚云层内欲落未落的水气。梅雨将至,整栋教学大楼像裹了一层闷凉潮湿的塑胶膜,似有若无地黏腻着、抑止又扰动着空气里就快喷薄而出的欲望。




他们空出了一整个下午,只有他们两个人——他晚点其实有课,但那跟他打算和蓝忘机一起做的事相比根本不值一提——魏无羡不过这样想了一句,嘴角就差点压不下来。




那一定比任一份午餐都更好吃。






下课铃响,魏无羡拎着五分钟前就已收好的书包冲出教室,才奔到楼外,就看见道旁倚着脚踏车等他的蓝忘机,连忙收住脚步,换了个仅是稍快的步子迎上前去,扬手招呼:“蓝湛!”




天色阴暗,蓝忘机亮着眼睛,对他一点头。




他三步并两步地跳上后座,一手搭上蓝忘机的肩膀。那人回过头来问:“去哪?”




魏无羡装模作样地思考了一下:“我看快下雨了,不如先回我那吧。”




这话听了连他自己都觉得牵强。既要避雨,他们大可以去咖啡厅、去电影院、去街角的甜点店吃冰淇淋,既然都翘课空了一个下午,到底有什么必要赶回他乏善可陈的租屋处……




蓝忘机却很快应了声:“嗯。”就踩上踏板往前骑去。




魏无羡伸手轻轻拉住男朋友随风飞起的衬衫一角,偷偷笑了。






车速不快可爱为主





就好像是心脏死了
对什么都失去了兴趣
我只想躲开一切